燕归

【19h/24h】诸葛亮是哥哥吗?好不负责!

治愈系奶狗云啊!!!真可爱ww

wehip:

她说她车给开没了!!!快!催她开车!!!


陈亦从:



文案: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,我还在等你呢……




配对:活泼弟弟云X不负责哥哥亮




分级:全年龄




警告:年下养成伪骨科




声明:云亮属于彼此,拖延症属于我orz








《赵云是哥哥吗?太溺爱了!》的姊妹篇。拖了好久哦我。感恩 @wehip 鹤允许我用这个梗参加24h;感恩 @芽青II 太太和我换时间呜呜呜


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


【赵云5岁,诸葛亮15岁】




“诶!诸葛来来来,都是残血!快,收了他们!——妈的……”刘备愤怒地摘下耳机,骂道:“三换一,亏大发了!




诸葛亮瞟了他一眼,凉凉地说道:“都说了团不过,还送得前赴后继。”




刘备“啧”了一声,“你说你,咱们学校的女生还叫你‘贵公子’呢,性格怎么就这么招人烦?”




“不如你,浑身上下都招人烦,不止是性格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刘备吃瘪,他一向说不过诸葛亮。正好角色又复活了,刘备重新戴上耳机,一边操作鼠标一边随口问:“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网吧打游戏?平时不是一放学就回家了吗?”




“家里没人,”诸葛亮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他们去朝歌旅游补过蜜月去了。”




“呦,感情还真好。不过也是,新婚燕尔嘛。你爸和阿姨去年才结婚吧?”




“嗯。”诸葛亮随口应了句,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。




但刘备依旧不依不饶,“那你弟弟呢?一起带去了?”




“弟弟?”诸葛亮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什么弟弟……我操!”他腾地一下站起身,扔下耳机往网吧外面跑。




阿姨安排他接赵云放学,他完全忘了!








赵云是诸葛亮的弟弟,虽然他一点也不想承认,但法律上就是这么认定的。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赵云是继母带来的小拖油瓶,今年才五岁,小小的,也不占地方。




对于父亲再婚,诸葛亮的态度一直都是无所谓、不在乎。他当然不会无理取闹地去反对,但要说多热情,那也必然没有。倒是他那个便宜弟弟,似乎是很兴奋多了个爸爸和哥哥。起初总是哥哥长哥哥短地跟在他身后,但在察觉到诸葛亮并不想搭理他之后,也就消停了。有时,赵云还是会用他那双亮得过分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打量诸葛亮,一看就是很想亲近,却又不敢行动。




诸葛珪也同诸葛亮说过几次,叫他与赵云好好相处。但诸葛亮嘴上虽然说好,但照旧我行我素。一来,他性子生来凉薄,二来,一个五岁的小屁孩儿,有什么好相处的。




但是,就算诸葛亮再怎么不喜欢赵云,也还没恶毒到要欺负他取乐。高中本来就比幼儿园放学晚,等他一路跑到赵云班级门口,天都黑透了。




“你这哥哥怎么当的?现在已经快八点了你知不知道?小云在这里等了你三个多小时!”有个孩子没人来接,老师自然也不敢走。特别是赵云在班里表现一向乖巧,没有家长来,不哭也不闹,只是在角落里玩玩具,不时会问她“老师,几点了”。实在是惹人心疼。




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诸葛亮低头道歉,但迟到的理由怎么也说不出口。他能怎么说?在网吧打游戏把弟弟给忘了?




“你妈也真是的。我原本是不同意的,是她反复说你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孩子,一定能照顾好弟弟。结果呢?唉……”老师叹了口气,她不该在诸葛亮面前说这些的,只是独留两个小孩儿在家,怎么想怎么让人揪心,“算了,你去找小云吧。他在午休房睡着了。你们家离这儿远吗?我送你们吧。”




“不用了老师。我们家走路五分钟就到了,挺近的。”




“好。路上注意安全啊。”老师点点头,又嘱咐了几句,让他离开了。








尽管午休房里只有赵云一个孩子 ,但诸葛亮依旧费了些功夫才找到他。他蜷缩在最靠里的一张儿童床上,盖蓝色的毛毯,显得瘦小极了。小夜灯亮在床头,暖光黄色的光温暖且柔软,却依旧抚不平他紧绷的嘴角和拧起的眉头。




这么小的孩子也会皱眉吗?诸葛亮想。他蹲下身,伸手用食指戳了戳他的眉心,赵云猛然惊醒,身体明显地抖动了一下,睁大眼睛惶恐地看着诸葛亮。




顿时,诸葛亮的胸口像是被巨石压住,喘息不得。他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,好像是愧疚,却又多了点什么。“起床了。”诸葛亮避过赵云的眼神,干巴巴地说道。




“哥……”赵云叫到一半,又记起来诸葛亮好像不喜欢自己这么叫他,于是改口道:“亮亮。”




发音太奇怪了,诸葛亮想,还不如叫哥哥。但他没有纠正赵云,只是回了句:“嗯。”




诸葛亮拿起放在床边的小书包问道:“还有东西么?”




赵云一骨碌爬起身,坐在床边扯了扯自己的衣角。他想了想回答道:“没有了。”




“那回家?”诸葛亮问。




“嗯,回家。”








诸葛亮撒谎了。幼儿园离家的路程根本不止5分钟。他不喜欢别人入侵自己的私人领地,即便是好意。诸葛亮和赵云已经步行了整整三个街区,还剩这段河滨小路以及河上的七孔桥。夏日就快要结束,蛙叫和蝉鸣都画上休止符。晚风不语,夜,静极了。




“饿吗?我带你去吃肯德基儿童套餐?”诸葛亮突然问道。这一路,他与赵云一句话的交流都没有,一前一后,各走各的。




“不饿,”赵云摇摇头,“老师给我吃了小蛋糕。”




诸葛亮重新陷入沉默,过了会又问:“那渴不渴?”




“也不渴。”




“哦。”




诸葛亮一时有点无措。他第一次和赵云单独相处,也有心想补偿下赵云,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




“你走得累吗?”诸葛亮最后问道,他主动牵起了赵云的手,软软的,一下子就攥进手心里了,“要不要我抱?”




赵云顿住了,他抬头望向诸葛亮,眼睛里像是倒映进了夜空里的星子似的。他张了张嘴好似在犹豫,最后轻轻地说了声:”……好。“声音小到被风一吹就飘散了。




“等一下。”诸葛亮换了只手拿书包,他蹲下身张开双臂对赵云说道:“来吧。”




赵云一头扎进了诸葛亮的怀里,紧紧地抓住他的衣领。诸葛亮单手环住赵云的腰将他抱起,但又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儿奇怪,干脆让他趴上自己的肩膀。




不会摔下来吧?诸葛亮有点担心,拍拍赵云的背说道:“我没抱过小孩,你自己抓紧点。”




“好。”赵云依言抱住了诸葛亮的脖子,把头埋在诸葛亮的颈窝,声音呜咽不清的。




真的好小。




诸葛亮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小孩,深棕色的头发有点硬,不时地蹭过他的脸颊,痒痒的。




“还是再吃点东西吧。只吃蛋糕可不行。”




赵云依旧小声说:“好。”




诸葛亮松了口气,照顾赵云好像比他预想得要轻松。这个小拖油瓶,挺乖的。“要不要去全家买现成的便当?”他提议道:“还能买点面包当早餐什么的。或者回家烧饭,但我只会煮白……”诸葛亮的声音兀地停止了。他感到颈边有一丝湿意,赵云小小的身子在颤抖。




“小云,你…你怎么了?”这次诸葛亮是真的慌了,他想拉开赵云看看他的表情,但赵云抱的太紧,拉也拉不开。




“酿…酿酿……”赵云抽噎着叫他。




是亮亮。诸葛亮在心里纠正。“我在。”




“亮亮,”赵云又唤了他一声,这次叫对了,“亮亮喜欢小云吗?”




“……”诸葛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他明白赵云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,需要去哄,但“喜欢”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太别扭。




赵云可能也感受到了诸葛亮的沉默,他抬起头,胡乱地抹掉脸颊上的泪珠,一句话打了好几个泪嗝:“如果…如果小云听话,亮亮会…会喜欢小云吗?”




诸葛亮的心被蛰了下,火辣辣地刺痛过后变得饱满而肿胀,“会。”他回答道,低头吻了吻赵云泛红的眼角,睫毛擦过他的嘴唇,蝴蝶似的。




或许,诸葛亮想,多个弟弟也不错。












【赵云12岁,诸葛亮22岁】




从五点二十分开始,赵云就盼望着下课。他的眼睛好似黏在了表盘上,一瞬不瞬地盯着时针,期待它指到六的位置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妈妈告诉他,诸葛亮从国外交流回来了,下午就能到家。




“叮铃——”




下课铃一响,赵云把书包往背上一甩,飞也似地跑出了教室,完全不顾老师还未来得及说“下课。




快快快快快!




赵云在心里催促自己,他如果能在三分钟内跑到公交站,正好能赶上817路公交车,只需要再忍耐二十分钟,就可以见到哥哥了。




想到这里,赵云忍不住傻笑起来,他已经一年多没见过诸葛亮,真的好想他,真的。




赵云实在是太过积极,保安才将将把大门打了一个小口,他就一个闪身蹿了出去,直面门外乌乌泱泱接孩子的家长。




今天人怎么这么多?好挤啊。赵云后知后觉,他这才发现天上不知何时飘起了雨丝,大大小小的雨伞遮盖在众人头顶。




“抱歉,借过。”“对不起。”“借过。”“谢谢,请让一让。”




赵云没带伞,他一边戴上卫衣背后的帽子,一边矮下身子低头在人群里穿梭。突然,他撞到了一堵人墙,赵云刚想道歉,结果一抬头,眼睛立马就亮了:“亮亮!”




“傻小子,叫哥哥。”诸葛亮笑意盈盈,隔着帽子揉了把赵云的脑袋,问:“有没有想我?”




“有有有!特别想你!!”赵云一下子扑进了诸葛亮怀里,抱着他的腰回问:“那亮亮呢?”




“不想你就在家呆着了,还用得着在这里淋雨吗?”诸葛亮推了推赵云的肩膀,一年不见,赵云又长高了,脑袋顶都碰到他的下巴了,“好了,别撒娇了,知道的这是我弟弟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养了只大金毛。”




“你才是狗……”赵云嘟着嘴放开了诸葛亮,诸葛亮总是爱逗他,从小就是这样。




“走吧?这六月的天还真是说变就变,我刚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呢。”诸葛亮也没带伞,他的发梢已经湿了。




“好!”赵云给了诸葛亮一个璀璨的笑脸,“我们回家!”




怎么说得像是要出征似的。诸葛亮忍不住也跟着笑了,“好,回家。”








“我要和亮亮睡!”赵云抱着枕头向母亲要求。




母亲无奈地说道:“小云,你哥刚坐了一天的飞机,已经很累了,你别打扰他休息。”




赵云争辩:“我不会打扰他休息,我以前就和亮亮一起睡,没问题的。”




“不行。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多大的个子,是要挤死你哥吗?”




“哪有!我……”




“没事的阿姨,”诸葛亮解围道:“就让小云和我睡吧。我也很久没见他,睡前可以好好聊聊。他睡相一向很好,不会打扰到我。”




既然诸葛亮都这么说了,母亲也不好再反对,只是叹了口气说道:“唉,你别总惯着他。”




“没事,小孩子么。”




“亮亮,你别总把我当小学生!”赵云不服气地说道。




诸葛亮忍俊不禁,“对,没错,你已经上初中了。”




“喂!”




诸葛亮接过赵云手中的被子,安抚道:“快去洗漱吧,温度调高一点,今天淋了雨,小心别感冒。”








嘱咐他人小心感冒的人往往会第一个中招。




十点多的时候,诸葛亮还在和赵云聊着天,便觉得额头有点发烧。他起初并未在意。但病情愈演愈烈,排山倒海一般袭来,没多久的功夫意识都开始不清醒了。诸葛亮倚在床头,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赵云的话,不知不觉就昏睡过去。只听到耳边有个声音不停地叫着“亮亮”。




等他再次醒来,就已经在医院了。




“淋个雨就病倒了,还是平时缺乏锻炼。”看着儿子的病容,诸葛珪当然心疼,但他嘴上依旧很强硬,一出口就是训斥。




“行了,这种时候了你还凶孩子。”母亲拽了拽父亲的手臂,又转头对诸葛亮说道:“亮亮,住院手续已经办好了。明天一早还要输液,你现在身体虚弱也不方便乱跑。我让你爸和小云先回去,我在这里陪你,行吗?”




诸葛亮笑了笑,脸色惨白,“不用阿姨,我自己可以的。你们都回去吧。”




“那怎么行,万一半夜有事怎么办?还是要留个人才好。”




“不会的。有护士在呢。”




“我留在这里。”一个稚气的声音突然响起。诸葛亮这才发现原来赵云也在病房,只是一直躲在父母的身后,他没发现罢了。




“你别闹。”母亲有点生气了,“你哥都被你弄病了,还任性!”




赵云身形兀地一顿,脸皱成了一团。他咬了咬下唇,坚定地说道:“我来陪亮亮。”




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?”




“阿姨,没事。就让小云留下吧。”诸葛亮主动说道:“看他这样子,你硬拉他回去晚上也睡不好,不如留在我这里。我会照顾他的。他明天没课吧?”




“没课。但是……”




“没事,没事的。”诸葛亮反复说道,他的声音很轻,听起来很疲惫。




“就留赵云陪他哥吧。”诸葛珪最终发话,“以后咱们老了,相互扶持的还是他们兄弟两个。”








母亲又在走廊上嘱咐了赵云好半天才离开,赵云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,却将这些叮嘱都一一在心底记下了。




等他再次回到病房,诸葛亮正倚在床头发呆,他的皮肤白到近乎透明,好似天外来的访客,随时就会飞走。赵云突然感到一阵恐慌,他快步走到病床前,呼唤道:“亮亮。”




“嗯?”诸葛亮回过神来,对他笑了笑,“我没什么事,可能是最近太累,一下子就病倒了。你别担心。”




赵云仔细地听过医生的诊断结果,他知道诸葛亮的身体并无大碍,但恐慌感却像病菌一样不断累加,直至将他的精神彻底压垮。“亮亮。”赵云几乎是冲进诸葛亮的怀中,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,像小时候一直做的那样,“亮亮,”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,“你别走……”




诸葛亮一愣,怀里的孩子发狠似的抱着他的腰,恨不得用双臂将他禁锢。诸葛亮好像猜到了赵云在害怕什么。他曾隐约听父亲说过。赵云的生父死于肺癌,几乎是从他出生起就躺在病床上。赵云很讨厌医院,从小到大不舒服都靠自己硬抗,不过还好也没什么大病就是了。




“我不会走。”诸葛亮抚摸着他的背,“我还能陪你很久。”




“真的吗?”赵云抬起头,他没有哭,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,只是眼圈有点红。




“真的。”诸葛亮低头准备亲吻赵云的眼角。赵云顺从地闭上眼,睫毛轻颤,投下一弯阴影,蝴蝶似的。




飞去心里了。












【赵云17岁,诸葛亮27岁】




父亲又在催婚了。这已经成了诸葛亮回家时饭桌上的保留节目。




“什么年纪就该干什么事。我不是说你专心打拼事业不好。可是你看隔壁老刘家的儿子,比你大不了多少,儿子都三岁了!”




诸葛亮已经习惯了,对于父亲的话只当是耳旁风,一边夹菜一边敷衍道:“我知道了爸,我也想找,但也得碰得上合适的人不是么。”




诸葛珪皱眉,他对于诸葛亮的态度有点生气了:“给你安排的相亲全都不参加,你什么时候才能碰上合适的人!”




母亲立刻出来打圆场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亮亮现在不是还年轻嘛,而且刚刚升职,光工作都忙得焦头烂额的,哪有时间讨好女孩子啊。现在的人,三十多还不结婚的有得是,别这么催孩子,怪讨人嫌的。”




“就是,”一直默默吃饭的赵云也搭上了腔,声援道:“我哥这么帅,又有能力,还愁找不到老婆么?爸你就是皇上不……唔,就…就是太着急了!”




诸葛亮忍俊不禁,在桌子底下踹了赵云一脚。赵云转过头来,和他对视着傻笑。




站在全家对立面的诸葛珪不满到极点,对赵云愤愤地说道:“可别学你哥。”








赵云不知道诸葛亮为什么从来没有过女朋友。虽然他常常问起这个问题,但诸葛亮给他的答案和给父亲的一样官方:“没碰上合适的。”




赵云猜诸葛亮在说谎。虽然没有证据,但他就是这样莫名地肯定。但赵云又情愿哥哥这样骗他,因为一想到诸葛亮会带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回家,他就感到胃里翻江倒海,胸口燃起一把无名火。




是我不够成熟,太依恋哥哥吗?赵云自问。是也不是。




这种感觉太过复杂,泛酸又泛苦,还有一点点渴求和不满足。




“你在我房门口来回来去了十多分钟,是有什么事吗?”门突然开了,诸葛亮倚在门框上,一边擦着半干的头发一边问道。




赵云神思一晃,心若擂鼓。诸葛亮常常这么望着他,似笑非笑,逗弄小动物似的。但赵云却很喜欢,甚至引以为豪。诸葛在外总是冷冰冰,在父母面前则又是一副拘谨的乖顺,只有对着他,每个眼神都带笑。




“亮亮,”赵云突然感到紧张,他抱紧了怀里的枕头问道:“我…我能和你一起睡吗?”诸葛亮去年就已经搬出去住了,今晚是陪父亲喝了两杯酒,没办法开车才留宿的。




诸葛亮噗嗤一声笑了:“不错,有进步。不愧是快成年的人,这次知道询问我的意见了。不过如果你能叫我‘哥哥’就更好了。”




“亮亮、亮亮、亮亮。”赵云偏不如他的意,不等诸葛亮明确表示同意,就直接挤进了他的房间,把自己的枕头安置在床上。




“这是单人床,睡我们俩太挤了。”诸葛亮忍不住吐槽。正处于发育期的孩子一天一个样,现在赵云的个头已经超过他了,还因为打篮球练得一身肌肉。




“我侧着躺。”赵云手脚麻利地钻进了被子里,还催促诸葛亮:“快睡吧,你明天不是还要加班吗?”




诸葛亮扶额,“我头发还没干,你先睡吧。”




“哦。”赵云应着,听话地闭上了眼,不一会就响起小小的鼾声。像小时候一样,一点也不吵人,还挺可爱的。




没心眼的傻小子入睡就是快。诸葛亮无奈地摇摇头。还把我的被子给抢了。




诸葛亮只得又去别的房间里寻找。也不知母亲将棉被都收到哪个柜子,他找了一圈愣是没找到。




算了。诸葛亮的头发都已经自然风干,他干脆拉开赵云的被子也躺了进去,少年人炽热的体温兀然传入他的身体,把他的脸颊烘得发烫。




有点不妙。




诸葛亮背过身去,不敢去看赵云的脸,但少年混合着沐浴露的吐息吹拂在他的后颈,有点痒。他被赵云的荷尔蒙完全笼罩,炙烈却青涩。诸葛亮的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滑动,一种阴暗的、难以抑制的情感又在他的心底蠢蠢欲动,随着赵云的呼吸而呼吸着。这种情感从去年就开始自角落滋生,在诸葛亮刻意的忽视下结成了纵横交错蛛网,而他是被捆上双翼的猎物,动弹不得。




停。




诸葛亮对自己下了禁令。他从不深究这种难挨的躁动意味着什么。但他当然明白。这卑劣极了。




“晚安。”诸葛亮兀自喃喃道。他没有像之前一样在赵云的眼角印下轻吻。




肮脏如我。








赵云在争吵声中醒来。




他朦朦胧胧地听到了父亲的怒吼以及母亲的哭声,接着便是椅子倒地、杂物摔向地板、尖叫和争吵,最后结束于“砰”地一下关门声。




“怎么了?!”赵云推开房门,惊异地看着客厅一地的狼藉,一下子清醒了。




母亲还在哭,哑着嗓子喊道:“小云,快!快去追你哥!”




“不许去!”诸葛珪咆哮,“那个丢人的家伙死在外面好了!”




赵云瞪大眼,他从未见过父亲生这么大的气,双目赤红,像头狰狞的猛兽。




“赵云!快去啊!愣着干什么!”母亲拦下诸葛珪,又哭喊道。赵云这才回过神,夺门而出。








诸葛亮还没走远,他正倚在车门边抽烟,修长的双腿交叠着,双臂环抱,低着头,背有点驼背。赵云心里蓦地一抽,嗓子变得极其干涩:“亮亮。”




诸葛亮看到他神情一愣:“小云?你怎么来了。”




赵云答非所问:“我还不知道你会抽烟。”




“我没有烟瘾,只是烦心的时候会抽。”诸葛亮说着将刚点上的烟掐灭,问:“爸很生气?”




“嗯。”赵云顿了顿,低声地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?




“没什么。”诸葛亮的语气有种异样的轻松,如释重负,又好似强撑,“让他老人家失望了吧。他一直想让我早早成家,好能抱孙子。但我却是个同性恋,喜欢男的。”












【赵云19岁,诸葛亮29岁】




赵云从学校出来时,一眼就认出了诸葛亮的车。还隔着大老远,赵云便就笑着冲他招手:“亮亮!”




诸葛亮没有回话,却也冲他挥了挥手。




校门口不方便久留,赵云快走了两步,把东西递给诸葛亮,趁他两只手都被占据给了他一个强势的拥抱。“送你的礼物,生日快乐!”赵云说道。




“明天才是我生日。怎么这么多?”诸葛亮惊异地问。




“我妈知道我这周要来,硬塞给我的。”赵云语气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你放心,爸不知道。”




“嗯。”诸葛亮没什么反应,他已经两年没回去过了,诸葛珪还允许弟弟同他来往。但赵云已经上了本市的大学,有事没事就常来找他,竟然比之前见面还要频繁了。




赵云见诸葛亮兴致不高,以为他在伤心,赶忙说:“你放心亮亮,我一定会努力让爸爸接受你的。”




“傻小子。”诸葛亮笑了,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入后座,关上门说道:“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,快上车。”








冬天汽车起步的时间要比平时久。诸葛亮畏寒,刚刚为防止赵云找不到车又在外面呆了大半天,现在浑身都泛着寒气,指尖都冻麻了。他按开空调问:“冷么?“




“还行。”




“小伙子就是火力壮。”诸葛亮打趣道。




赵云看了诸葛亮一眼,发现他的鼻尖有点红,“亮亮你觉得冷?妈给你带的东西里有绒毛毯,要不要披上?“




“裹着毛毯开车,太怂了吧。没事,我缓缓就好了。”诸葛亮踩下油门,换了个档,周边的景物开始缓缓倒退,树木、车流以及嘈杂和喧闹都被甩在身后。




“你别又像从国外交流回来那次一样,直接就晕倒了。”赵云心有余悸地说道。




“那只是例外。”




虽然诸葛亮这么说,但赵云还是不放心,他犹豫了下,握上了诸葛亮放在变速杆上的手。




“你干什么?”诸葛亮吓了一跳,方向盘都差点打滑,心口不住地悸动。




“帮你暖暖手。”赵云说得很自然,玩耍似的将手指插进了他的指缝,然后又退出来把他整个包住,“亮亮,你的手好小。”




“所以我不擅长打篮球。”诸葛亮随口胡扯着,他如坐针毡,想要挣脱开,却又有点不舍。




真恶心。








这时,赵云换了话题,他望着窗外,好奇地问:“我们这是去哪里啊?不回你家吗?”




“回。”诸葛亮沉默了阵,说道:“先去接我男朋友。”




赵云几乎是从车座上弹起来,握着诸葛亮的手俶然收紧,“你说什么?!”




“疼。”诸葛亮抱怨道,他一副不愿多谈的模样,只是漫不经心地说:“不用这么大反应吧。你不是早就知道我的性取向了吗?我都这把年纪了,谈个恋爱很正常吧。”




“不行。”赵云紧绷着下巴,强硬地说:“我不准。”




诸葛亮觉得好笑:“你不准什么?”




“我不准你和别人谈恋爱,”赵云紧紧地盯着诸葛亮的侧脸,声音不自觉地弱了下来,他紧张地舔了舔嘴唇,有件事他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想通,本想挑个更好的时机,却低估了自己的想要占据他的心情。




“亮亮,我喜欢你,选我不行么?”












【赵云19岁,诸葛亮30岁】




诸葛亮睡觉前就觉得可能会出问题。他刚洗完热水澡却还是觉得身上冷飕飕。




诸葛亮在半夜里惊醒过好几次,意识朦朦胧胧,整个人像是浸在泥沼里,时而闷热、时而冰凉。到了凌晨又被梦魇捉住了。




诸葛亮好似变回了小时候,比第一次见到赵云更小的小时候。那时的他总是一个人,一个人上学、一个人吃饭、一个人睡觉。




诸葛亮有个小小的“王国”。以家为中心三十步以内的距离完全属于他,诸葛亮在心里这样设定,从未对任何人说过。他熟知这片“王国”里的每一朵鸢尾花、每一株书带草,甚至是偶然闯入的爬山虎,诸葛亮也会记录在册,作为外藩来朝拜的使节以礼相待。不过,他可不是什么国王。他只是这片土地的管理者,大概能够称得上是理事官或者丞相。




诸葛亮在自己的王国里巡视,一圈又一圈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,明明身体已经疲惫不堪,但脚步却无法停下,好像在寻找着什么。




是什么呢?缺了什么?




诸葛亮魔怔似的喃喃自语,他感到害怕, 心底生出无边的恐惧来,毫无缘由。他的身体好像被掏空了巨大的一块,从前胸到后背形成巨大的空洞。




好冷。








“咚!咚咚!!”




谁在敲门?




“亮亮!亮亮!!”




又是谁在叫我?




兀地,四周熟悉的景色撕裂开来,一个怪物似的黑影击碎了诸葛亮设下的禁制,嘶吼着妄图进入。




“不行!”诸葛亮大吼。 他奋力推拒着那头猛兽,但他过太弱小,反抗只是螳臂挡车。




别进来!诸葛亮不停地向后瑟缩,但这怪物好像有无数的分身,从四面八方袭来,让诸葛亮无处可逃。




终于,黑影来到了诸葛亮面前,露出骇人的獠牙将他一口吞没。




然而,就在怪物快要接触到诸葛亮的那一刻,它突然变小了。模糊的面容越来越清晰,最终变成一个小男孩,和诸葛亮差不多高。




“送给你的。”男孩笑得很开心,亮闪闪的眼睛弯弯的。手里拿着一朵从园圃采来的桔梗花。




真傻。诸葛亮在心里说道。他看了男孩一眼,冷冷地说:“随便采摘,园圃是你家的么?”




男孩被吓到了,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,“对…对不起哥哥。”




“别叫我哥哥。”诸葛亮打断了他,“我根本就不认……”




这时,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蝴蝶,停驻在男孩手中的花枝。诸葛亮兀然感觉胸口了热泉充盈,空洞被填满了。




“如果小云听话,亮亮会喜欢小云吗?”男孩问。




“我……”




诸葛亮还来得及回答,只看到男孩在一点点变大、长高。




“亮亮,你别走……”




“我还不知道你会抽烟。”




“亮亮,我喜欢你,选我不行么?”




“好,我也喜……”








不行!




诸葛亮猛然惊醒,睡衣被打湿,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。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还好,没发烧。




诸葛亮又愣了会神,这才察觉到敲门声一直在咚咚地响个不停。他爬起身,脚步虚浮地来到门口。刚从噩梦中挣脱的他甚至已经缺乏了判断力,直接打开了房门。




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,颧骨和眼角上带着伤,却还是笑容满面地他说道:“我被爸赶出来了,亮亮能不能收留我?“




“……”诸葛亮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在赵云向他表白后,诸葛亮当即就命令他下车。全然不顾赵云的反对,也不管他认不认识回家的路。赵云不过是一时起兴,年轻时谁没有出格的时候呢,诸葛亮很确定。但他不是,他那潜藏在心底的感情已经被时间压实,像块丑陋的伤疤去也去不掉。所以他才要逃。


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诸葛亮沉静地问。




“我可以先进去吗?”




“你先回答问题。”




赵云叹了口气,嘟囔道:“明明我小时候提要求你都会答应。”




“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没必要惯着。”




“亮亮真这么认为?”赵云说道:“那我的感情也不幼稚对吗?”




“……”诸葛亮避开他的目光,“你别转移话题。”




赵云沉默了阵,语气变得认真:“我告诉爸了,说我喜欢你。”




“你说什么?!“诸葛亮双目大睁,怒骂道:“赵云你是不是疯了?!”




“我是疯了。”赵云承认道,他向前一步强行挤入门内,将自己与诸葛亮的距离拉得无限近,伸手固住了他的腰:“但你也一样。”




诸葛亮哑然,赵云的目光像一把尖刀似的将他刨开,阴晦的、肮脏的、耻辱的情感全都翻出来,供人嘲笑。




“你也喜欢我对吗?”赵云问,言之凿凿:“不然你也不会捏造什么‘男朋友’。刘备大哥我见过的你还记得吗?他结过婚了。”




“是又怎样。”诸葛亮有一瞬间的失神,曾经趴在他肩头抽泣,请求他喜欢的男孩已经长大,变成大刀阔斧掠夺的侵略者。




赵云笑了,“不怎么样。”他低下头,嘴唇在诸葛亮的眼角落下。轻柔地像被蝴蝶吻过。“生日快乐。”












END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2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