冉冉

【吕云】老夫老妻的二三事

这一对超棒的啊!!!(♡ⅴ♡)

慵七:

*想起来就写一写,挑些日常梗秀恩爱,超级喜欢他俩。






[烧烤券]





吕布把电脑一合,说了句今天就到这里,手底下的职员开始稀稀拉拉的起身,没过一会,会议室里的人就逐渐走空了。




刚来公司的小秘书临走前悄悄从门缝往里瞄了一眼,吕总单一条腿架着,整个人半仰在椅子上,他手里攥着个手机,拇指利落的按着些什么,接着飘出一声很轻的笑声,小的像幻听一样。小秘书一怔,像被一片羽毛扫到耳朵尖般,飞也似地挂上门,暗暗吐了口舌头。




真是疯了,吕总怎么会笑呢。她摇摇头,正巧同楼层的小姐妹也放下了活,招呼她一起下楼。还是年轻有活力,小秘书三两步追上自己的朋友,公司里的灯呼呼啦啦关了大半,电梯闭合前透过窄缝被她望到一眼,吕总那里的灯依旧是亮着的。




吕布把短信打完,就知道对方差不多已经下班了。赵云不比他忙,闲起来有时候还挺让人羡慕。吕布转着手里的签字笔,在合同书的末端写上自己的名字,他合上文件夹,拉开带锁的抽屉,把事情安顿好之后也抽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


刚刚是赵云发短信给他,说下午临下课时自己班上的小同学送了两张烧烤券来,说是送给赵老师的礼物。赵云接到手里第一秒就想起了自家先生,刚巧之前吕布在开会,这会儿才看到赵云的短信。




“当然可以了。”吕布看到消息后就回复了他,想了想,又再追了一条。




“今天又没开车吧?我下班了,校门口等我一会儿,我去接你。”




对面过了两分钟回复他,先是说自己在学校便利店里。赵云胃不好,早些年两个人生活困窘的时候一天三顿泡面,毛病就在那个时候吃出来的,现在老是犯瘾,想吃辣又想喝汽水,净是刺激的东西。吕布天天都唬他,说万一进医院了怎么办?又抱着赵云让他三番保证,可怜兮兮的,骗得赵老师拿出为人师表的毅力愣是拼命忍着。




今天看到烧烤券三个字吕布就明白了,这是自己家这位忍不住了,又可以借着“别人送的券不能浪费”的由头,半软半硬的想带着吕布去开开荤。他自然不会戳破赵云心里的想法,反而热情地像是自己也想吃很久了一样,在消息里甜言蜜语的告诉他,你慢些,我接你。




赵云在便利店里踌躇了好久,冰柜里并排躺着果珍和可乐两样东西。上个月吕布刚松口允许他喝冷饮,今天要被对方看到自己买了冰镇可乐,晚上回家指不定是什么情况。这人眼看着都要奔着三十五岁去了,体力却比之二十五岁一点没削减。赵云半夜捂着腰倒是偷偷猜过这是不是和吕布常年混迹健身馆有关,说不定他先生骗他加班却又背地里偷偷练习深蹲呢?




他想了想,前前后后又给两三个小年轻腾开位子让人家去拿饮料。大学城里人多,到处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他偏着头长呼了一口气,最后拿了一瓶可乐一瓶果珍,装在塑料袋里,提着就往大学门口走去。




吕布的车半分钟前刚巧到了,黑色路虎,不扎眼也不平庸,最好看的还是里头的这个男人,西装外套早就仍在了后座上,开着半边车窗,衣领掀了一半,浑厚的魅力像一把枪一样咻的一声戳中赵云的心脏,他几不可见的红了耳朵,清咳两声,从这边走了过去。




“来了。”吕布招手,拉开门上去作势要抱他。赵云横着手肘把人抵住,连忙道:“欸,学校边儿呢,形象形象。”




吕布只好收回伸出去的大手一个回转偷走了对方手里提着的塑料袋,打开一瞅,嘁嘁两声笑,斜着眼问他:“可乐?”




“嗯,给你的,我喝果珍。”




“真的?”吕布忽然把脸凑过去,两股相同的须后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又偏偏鲜明的像标过记号一样。赵云一闻,就会知道,哦,这是我先生的味道。




他跟着吕布抬头笑了起来,半拉着手悄悄揪住对方的衬衫下摆,贴着吕布的耳垂,悄咪咪告诉他,“吕先生,你可最好了。”




“等你喝可乐的时候让我也抿一口,很合算的。”




吕布掐了掐赵云腰际上的小块软肉,像个懒散的狮子。




“那好,那你抿我嘴里的那口,是很划算的。”







评论

热度(204)